首届青少年原创科幻大赛一等奖小说
日期:2017-06-02信息来源:


    在“陕西省首届青少年原创科幻大赛”上,铁一滨河学校共有24名同学获奖,其中一等奖4名,二等奖7名,三等奖13名。其中,初三年级的张文琪获得科幻小说类一等奖。


科幻小说      《无法掌控》    

张文琪  初三


  接到任务时,我正在终南山里度假。
  大雪纷纷,下了三日,寒风瑟瑟呜咽,山里松柏却是劲挺,无惧那朔方的严冬。
    记得来时已大雪封山,多亏了杨博士的激光溶雪枪,这才生生在冰上开出一条道来。
    行李倒是不多,只是太过寒冷,随身的运输飞行器怕是不能用了,只好背着压缩帐篷徒步上山。
    这种帐篷性能很好,轻便耐用,听“创新科技学院”的同学说,似乎是什么国家新研发的材料,提取在太空进行过基因改造后的植物精华纤维,经过高温压缩手段处理,呈半透明状,密度仅为 0.00005 克/立方米,熔点高达 5000 摄氏度,以后在野外高危行业或许大有前景。不过目前还在试验阶段,只好由我来充当“小白鼠”了。
    在一片空旷地带抖开背包,帐篷就如塑料纸般“哗”一声展开,端端正正地立在空地上了。钻进帐篷贴好保暖膜,惬意地躺下。纵使帐篷外冰霜凛冽若刀锋利刃,帐篷里却温暖如三月阳春,如此赏雪,当真快哉!


  我沉沉地睡去,电话忽然响了。好不容易休假,我并不搭理,那电话却一遍又一遍响个没完没了。我愤怒地接通大喊一声:“别打了,山里没信号!”
  “哎呀,小艾你可真逍遥!连部长的电话都不接了是不是?”
  看着半空中突然出现的投影显示屏,我连滚带爬地起身。毕竟这是部长头一次付了高额通讯费,直接和我视频通话。
  我抬头看着半空中半透明显示屏里的部长,还是一身黑西装,黑领带,高挺的鼻梁上架一副黑框眼镜,一头黑发整齐地梳在脑后,乌黑发亮的,显然抹了发胶。“黑”部长嘴角勾起一个戏谑的弧度;“小艾啊,我活了 30 年竟然不知道现在打电话要信号呢!”

  我干巴巴地笑了两声,心想自己连休个假都不得安生。无奈地叹了口气道:“部长大人有何指教?”
  “啧啧,这满口之乎者也的年轻人现在还真不好找......有个任务......”
  他顿了顿,收起了玩笑的神色,蹙起眉头:“你现在在哪?”
  “这......终南山里。阁下有何贵干?”
  他丝毫不理会我的问题,用食指推推眼镜,咳了一声道:“只有你一个人吧?嗯......那正好。你......啊,不,还是我吧,我去找你一趟。我记得去年好像刚开了纽约到终南山的 1 小时旅游直达线......”
  “什么事啊?别挂啊——” 嘀嘀嘀……
  果然,部长从不打诳语——一个半小时后,他已经衣冠楚楚,玉树临风地坐在我刚刚竣工的高科技帐篷里了。
  我递过去一杯热咖啡,他摆摆手拒绝了:“把它放下,这事......很重要。”
  说罢眯起狭长的眸子,神色冷峻地直盯着我。
  见他毫无打扰我休假的愧疚感,我知道事态紧急,很识相地同他一样正襟危坐了。
  “好,那我就不拐弯抹角了。你还记得相对论吧?200 多年前爱因斯坦提出的那个。”


  相对论,分狭义相对论和广义相对论。初次提出了“四维时空”、“弯曲时空”等全新概念,从而引发了一系列“时空穿越”的狂潮。早在 21 世纪,就已有科学家称我们所处的时空可在超光速气波中扭曲,从而实现时空穿越。近百年来,世界各国更是广集人力、物力、财力,绞尽脑汁地研究黑洞量子和引力场,至于进展如何,就不是我区区一个小记者可知道的了。
  在脑子里粗略地回忆后,我忐忑地点了点头,总觉得有什么大事要发生。
  部长欣慰地点点头,脸上却好似附了层冰霜般寒气逼人:“那好,曹教授昨天打电话来了,我们国家第一台量子时空穿梭机研制成功了!”
  “那很好啊!领跑世界了啊!”我颇自豪地点点头:“以后有什么要改的事情穿梭时空就好了啊!”
  “说得不错,只不过,谁敢第一个去呢?”部长幽幽地抛出这个意味深长的问题。
  寒风凄凄吹进帐篷,四周的空气好像霎时间被冻结了,只听到他平稳的呼吸和我狂乱的心跳。
  “我记得你是文史系的,或许会感兴趣?”他说得很是犹豫,全不似平日里那般老成持重。他抿一口杯中的微凉咖啡:“你可以看到很多,明白很多......”
  我的手微微颤抖着。的确,这是个太有诱惑力的回报。跨过万里空间距离早已不再新奇,那千年时间距离呢?有多少故事埋没在历史的烟尘里,不见天日?有多少谜团躲藏于时间的缝隙,待后人寻觅?
  “我去......”
  “但你要知道这还是个实验。”
  “我要去......”我的声音微微有些哽咽——或许会一去不复返了吧?不过似乎也很壮烈。
  他转身拿出一个灰黑色的金属盒,先开密码锁,后开指纹锁,接着又是 DNA锁......许久,他的眉头微微舒展了。他小心翼翼地向我伸出手来——手心赫然躺着一个流光溢彩的金属环。
  我断然没有想到,凝结了几代人类智慧与血汗的时空穿梭机只是这么个巴掌大的小东西。
        颤颤巍巍地接过这个宝贝细细端详,手环上共有 5 个按钮。
  “那个‘+’号每按一下是向后一百年,‘-’号每按一下向前一百年,调好了按黄色的确定键就好了,不过只有第一次穿越可以自动设定,后面的全凭造化了。那个绿色的是自动翻译,但是古代语言和现代科学家推测的肯定相差很远,你不是通六国语言么?所以估计还要靠自己。旁边那个紫色键按下去就随机跳转,如果你遇到危险就直接按那个建,到了另一个时空打听下时间,多穿越几次应该还是可以回来的......”他一边替我收拾行李,一边絮絮叨叨地嘱咐着。
  居然无法掌控穿越时间啊!我忽然发现在手环内侧还有一个凹进内部的红色按钮,它藏得如此隐蔽,我险些没有注意到。
  “这个是做什么的?”
  “哦?”他眯起眼睛仔细盯了那按钮好一阵儿,最终还是无奈地摇摇头,“不知道是做什么的,你不要按就好了......好了,快走吧,记得不要修改历史啊!”
  他将一个鼓鼓囊囊的黑包袱塞进我怀里,又将手环套在我手上。
  我将“-”号按了 25 下,抬头对上部长忧心忡忡的面容,鼻尖忽而有些发酸。
  “要活着回来啊!”
  我点点头,按下了确定健。
  迷幻的一片蓝光里,眼前的画面扭曲了,正如百年前那位学者的描述......


  “夫子,那公子已醒了。”一个温润镇静的声音灌入脑海,我悠悠转醒。
  迷茫地睁开眼睛,映入眼帘的是简陋的卧榻,昏黄的烛火,乌泱泱的一屋男子。年少的不过弱冠,年长的似已及不惑之年。正恍惚间,人群默契地散开,一位风尘仆仆,白衣素裳的老者翩翩然立于我面前。他形容憔悴,眉间深深两道沟壑是一生流离漂泊的烙印。
  老者向我微微拱手,唇边漾起长辈特有的和蔼微笑:“公子路边昏迷,今可好些了?老夫陬邑孔丘,敢问公子姓名?”
  这便是至圣孔夫子?我难以置信地愣了一会儿,忙翻身下床,行稽首礼道:
  “晚辈久闻夫子大名,今蒙夫子救命之恩,愿追随夫子,以效犬马之劳!”
  他很是欣慰地扶我起身:“公子请起。我等明日便可至卫国都城,公子若不弃舟车劳顿,自可随往。”
  次日,阳光明媚。夫子却与我们走散了,弟子们急得唉声叹气。我留到无人处掏出微型追踪仪,脑子里回忆夫子的相貌,追踪仪显示屏上果然出现了一个小红点,我们一路狂奔而去,还有一位路人告诉我们东门有位老者“累累若丧家之犬”。
       此事令我深得夫子一行人信任,三日后觐见郑候。我竟有幸一同前往。


  郑国皇宫五彩斑斓,富丽堂皇,也难怪“郑音”即“靡靡之音”。夫子正气凛然地立在殿上侃侃而谈那礼乐仁政。可郑候却不甚在意。为了报恩,我将防身的激光枪献给郑候,请求他接纳夫子。郑侯对这个神奇的宝贝赞赏有加。
  深夜,我在花园中散步。听到偏殿里依稀有人声。
  “君主新得了宝贝,里面封印着神仙呢!”
  “君主说这是维天之命,一月后将出兵伐蔡.....”
  我忽而想起百年后秦王扫六合,天下归一统,可见天下分和并无神助。偶然得到个稀罕物件强于他国便因此自命不凡,想入非非,还妄图发动战争,称霸苍生,这样的君主真是可笑至极。
  我披上披风,随身带了复杂地形升降绳索,用硫酸切割器划开郑侯的宫墙,只见郑侯搂着我的激光枪睡得正香甜。我毫不留情地抽出枪来,回身欲走。身后小宫女忽然惊叫一声,四周侍卫纷纷围了上来。
  “放箭!”霎时间万矢齐发,我拼命向前跑去。猛地一回头,看见那射的最远的一只箭正直冲向面门。我脑海中一片空白,手一抖,按了紫色的跳转健......


  这次,我大约没有昏迷太久,但醒来时却觉得天旋地转。眼前的蓝光渐渐褪去。
  我静静地坐了起来,许久,才发现这是一座空城,房屋上都冒着丝丝黑烟,好像有一场大火刚刚熄灭。空气中弥漫着硫磺的气息,还有物体烧焦的味道,闻来直叫人作呕。灰尘遮蔽了整片苍穹,地上的火山灰已没过膝盖,可灰尘还是像下雨一般从头顶的黑云里落下。我被烟尘呛得不住地咳嗽。于是从包裹里取出100%空气污染物过滤口罩。此时大约是清晨,周围一片漆黑,我手上提着探照灯一路摸索前行。
  这里房屋的布局是标准的欧洲风格。手环的力量真是可怕,时间与空间都是任意跳转的。
  遮天的烟雾,烧焦的房屋,空无一人的城池......是了,不会有错,这里是——庞贝。


  庞贝,古罗马最繁华的城市之一。经济繁荣,人口稠密,交通便捷。这座城市集天下灵秀于一体,但最大的不幸便是建立在火山脚下了。公元 79 年,苏维威火山喷发,这座传奇城市就此毁于一旦。
  这里曾经充斥着金钱与欲望,曾哺育着无数鲜活的生命,人们无法想象到末日是何时,是何模样。一砖一瓦,凝聚着多少心血,看起来是如此坚不可摧。然而灾难来临的那一刻,万事万物都烟消火灭,化做齑粉。在灾难中也总能看到人性的光辉,但若没有当年偶然的发掘,刨根问底,光明与罪恶,都将是永远的遥遥不可知。
  我在这片繁华的废墟中静默着,脚下大地忽然剧烈地摇晃起来。远处天崩地裂一般,苏维威火山发出令人心悸的怒吼,一大朵蘑菇云直冲云霄,夹杂着炽热的岩浆滚滚而下——又是一轮火山喷发。似乎已经有几阵热浪打在脸上。
  我慌忙按动紫色跳转健,蓝光又萦绕在身体周遭。
  ......

  这一次醒来是在医院里,干净整洁的单人病房,窗户半开着,蓝色的窗帘微微浮动——就像 2117 年的病房一样。我一定是回来了!
  “您醒了!”门口的护士一见我苏醒,高兴地几乎要哭出来:“我这就去告诉教授!”
  教授?我是被谁救了?
  我看到床头柜上放着一个形似鼠标的物件,我从未见过,就拿起他问刚进来的医生道:“这是什么?”
  医生冷淡的瞟了我一眼:“软组织恢复仪,你被送来的时候是中度烧伤。”
  “软组织恢复仪?我怎么从来没听说过?”
  正疑惑间,一位白发苍苍的老人推门而入,一见我便热泪盈眶了——黑褂子,黑布鞋,鼻梁上夹着一副黑框眼镜。酷似当年的“黑”部长。
  老人颤抖地握住我的手:“小艾啊!50 年了,你终于回来了啊!”
  “你是部长大人?你说什么, 50 年?”
  “唉!唉!是你实验穿越 50 年啊!千错万错都是我的错,现在......哎!
  你还是不要出去了,安心待在这里吧......”他把手中的电子书包递给我,半空中赫然出现了九年级历史书,他在某一页停下了——这一页显示着我的证件照,旁边还配着一行字:“人类英雄,穿越技术实践先驱......”
  我怔住了。
  部长又缓缓地叹一口气:“你知道后来怎样了吗?科学家重新改造了手环,公开向平民出售,你知道的,穿越时空最忌讳的是改变过去啊!所有的人为了自己的利益,肆意篡改过去。
       现在的人类,已经失去历史、文化,时空错乱了啊!”
  说到这里,部长不禁老泪纵横。
  “如果你还能够回到当初,请改变这一切,拒绝我!”
  “你知道怎样回去么?”
  同当年一样,他无奈的,愧疚地摇了摇头。
  欲望真是可怕!
  “那么,只有一个方法了......”我抽出牙签,紧紧攥住手环,一狠心将牙签戳进内壁那个用途不明的红色按钮中......


  ......
  一道蓝光闪过。
  “不知道是做什么的,你不要按就好了......好了,快走吧,记得不要篡改历史啊!”
  部长将手环递到我面前,我忽然想起了什么,淡淡地推开他的手。
  他眯起眼睛:“怎么了?”
  “我又不想去了。”
  “哦?”
  “除非你告诉我内壁那个红色的键有什么作用。”
  “我真的不知道。”
  “那就把它收起来吧,既然无法掌控,就不要轻易使用了......”
  “你是不是知道什么?”部长幽深的眸子里流露出几分担忧。
  我脑海中忽然浮现出 50 年后的那个部长,形容枯槁,愧疚自责——“算了,现在的他不应该知道这些。”我暗暗想着,微扬起嘴角道:“我什么也不知道,但我知道未来不该干涉过去,与其冒险使用无法掌控的东西,不如脚踏实地创造现在!”
  部长愣愣地凝视着我。
  “如果人类执意要利用它牟取利益,倒也没关系。等到事态严重的那一天别忘了那个红色按钮啊!它叫‘Reset’——重启。”
  不过世界上能有几个隐蔽的红色按钮给我们一个“Reset”的机会呢?
  我思索着,默默地转身出了帐篷。
  部长手腕上的量子手环晕起了幽幽的蓝光......
     (指导老师:崔 焕)




请扫描下方二维码,添加学校官方微信